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济宁曲阜市

这些年,山东强势推出了一个旅游口号。

好客山东。

好客山东的王牌套餐是一山一水一圣人。

山,泰山。

水,黄河。

圣人,孔子。

这里面“水”略有争议,有人觉得这里的“水”是指济南的趵突泉。

为什么没人联想是京杭运河呢?

我一直都把曲阜当成重要一站,因为它对我意义不同寻常,我大学读的曲阜师范大学,一看到曲阜俩字,就格外的亲切。

所以,我把“曲阜”这一站一直往后留。

我想留到什么时候呢?

可以堂食。

这样,我可以请老师、同学,吃个饭。

叙叙旧。

我对曲阜是有美好滤镜的,这种滤镜覆盖所有人。我做小天使投资时,只在两人身上栽了跟头,其中一人就是曲阜的,全家都是做木雕的,他的主业是在网上卖木雕,按照我投资的门槛,他学历不达标,我要求是本科及以上学历,学历越高整个人的信誉越高,我说的群体,不是个例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济宁曲阜市配图

他是初中。

我一想,他是曲阜人,又姓孔,一家又都是手艺人,最核心的是,我对曲阜人有友好滤镜,就投了他。

后来,事实证明,我被打脸了。

我投了那么多小天使创业人,两个违约的都是手艺人,另外一个是河北曲阳做石雕的,也是初中毕业。

学历这个门槛,真是硬通货!

总觉得有例外。

每次都被验证为,没有例外!

曲阜这哥们,我能找到他,但是我想了想,算了,万儿八千的,不值当的,哪天他飞黄腾达了,也许会想起来,当年坑了懂懂1万块钱。

曲阳那哥们,我也没再问过。

我觉得,既然一个人决定违约了,就让他体面一点,咱就装不知道算了。

只是,害了不少读者。

因为,咱作为投资人,不仅仅要投资他,还要给他宣传,有不少买了木雕或石雕,没发货,后来大家又投诉他诈骗,导致微信号被封了,更联系不上了。

只是,这个事让我略失落。

原来,曲阜,孔子的地盘,竟然也有不那么道德的人。

曲阜师范大学难考吗?

我是2002级的,我们那个年代,还是有一定难度的,我是班里第三名,超了本科线37分,依然没有被师范专业录取,调剂到了印刷专业。

我们那个年代考学比较难,原因有二。

第一,招生比例低。

第二,复读率高,应届生一次性考走,很难。

今天,难考不?

据说,比我们当年,更难。

中间有过那么六七年,非常好考,为什么?

经济高速发展。

人们对老师、医生这种铁饭碗没有执念。

我媳妇教育孩子,总说,你要好好学习,争取考北大、清华。对于我们这些参加过高考的人而言,深刻明白一个道理,学霸不是培养出来的,是生出来的。

是,就是。

不是,就不是。

我们的孩子,若是能按部就班的考个曲阜师范大学,对于我们而言,已经心满意足了,哪敢觊觎什么北大清华,连想都不敢想。

咱,没有那个基因。

我大学没念完。

我媳妇初中没毕业。

指望我儿子考北大?

他能考到曲阜师范大学,我就敢ALL IN回学校设个奖学金。

那,标准的祖坟冒青烟了。

像我们这种靠风口飞起来的人,孩子大概率会降阶,这种降阶焦虑弥漫在每一位中产精英身上。

我这次在曲阜住了两天,第一天见了个老师,一起喝了点小酒。

在聊起曲阜师范大学难不难考这个话题时。

她是这么说的,我儿子是没希望了。

俩人都是教授。

孩子考不上自己的学校。

失落不?

什么办法都用过,补课,找心理医生,还做过免疫疗法,所谓的免疫疗法就是喜欢什么让他玩个够,例如喜欢玩游戏,那就玩上几天几夜,让他玩吐。

结果发现,他没吐,很享受。

我跟老师掏心窝的表达了我的观点,我对孩子的期望是,希望他能考上高中。

对于我而言,我觉得自己的任务就圆满了。

一个人,读没读过大学,差别远没有读没读过高中大。日常生活中,一个人,我们一接触,瞬间就能判断他有没有念过高中。

高中,是一个人的底色。

老师谈了一个她的看法,她认为,孩子跟我们对读书的重要性有不同的认识,我们那个年代,你能从别人身上感受到读书带来的命运跳级,考上大学了,就不用种地了,开始了新的人生。

今天呢?

这种差别,不再明显。

甚至,不再有。

读书的,活的好好的。

不读书的,也活的好好的。

两者生活质量差别没有那么撕裂,从而孩子缺少源动力。前面我写到了沂水一中成立的清北班,我动不动就被我姐喊去当心理辅导老师,孩子在里面,学习成绩很不错,最差也是山东大学,就在今天,还跟我讲,够了,够够的了,说只要临沂大学愿意接受保送他,他也愿意。

就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着急。

恨不得,亲自下场替他们考……

曲阜,是孔子的道场,被称为“东方耶路撒冷”。

每年,无数人来朝圣。

这就是为什么曲阜旅游不用宣传的缘故。尤其是前些年国学热,国学讲究的是游学,要不断的去感受先人的道场,不管什么派系搞国学,一定会把其中一站选在曲阜。

曲阜是真正的游学圣地。

我儿子读的私立学校,私立学校的一大特色就是游学,曾经有一年老师带队到曲阜,住了好几天,本地朋友还去酒店看了我儿子,送给了他一套孔子六艺小摆件,拿回家时只剩五件了,现在还摆在他的书架上。

曲阜有三孔。

所谓的三孔是指:孔庙、孔府和孔林。

这三个地方,我逛过N次。但凡是外地高能量的朋友来山东,咱肯定第一时间前来接驾,陪爬泰山,陪逛曲阜,一条龙服务。

省政府招待贵宾,也是这个流程。

一说三孔,我想到的首先是三孔啤酒,当年广告做的很凶猛,山东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高,山东第二大啤酒厂,之前叫曲阜啤酒厂,2001年被燕京啤酒并购了,当时一年能做2个多亿,利税5千多万。

现在,白搭了。

曲阜的酒,都是这么昙花一现。

还有白酒里的孔府家酒。

作为外人,我觉得三孔的一大错误是选了燕京而没有选青岛,山东毕竟是青岛啤酒的主场,凡是被青岛啤酒兼并的小厂,有一个算一个,都活的很好,若是品牌足够硬,青岛啤酒会允许继续使用原有商标,参考银麦。

若是原有商标不行,则会替换为青岛啤酒。

我推测是这样的,曲阜啤酒厂想联合燕京啤酒跟青岛啤酒在山东掰掰手腕……

傻瓜!

曲阜知名度远高于济宁。

会不会划为济宁市曲阜区?

应该不会。

作为文化圣地,保留曲阜市的建制是对其基本尊重。

那,济宁,为什么不把市中心设在曲阜呢?

我跟老师喝酒,恰好就聊到了这个话题。

她是济宁人。

她认为,今天的任城区作为济宁的C位是最合适的,离一圈都不远不近,倘若曲阜作为市中心呢?太靠北了,对鱼台、金乡、微山辐射力不够。

但是呢,地理位置也不是最重要的,参考南京,紧贴着安徽。

还有三个原因是曲阜不能成为C位的原因。

第一、济宁的命根子是运河。济宁这座城市的发展从来不是靠孔子,而是靠大运河,运河兴则济宁兴,运河衰则济宁衰,济宁市排名全省前三名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京杭大运河兴盛的时候。

第二、文化古城对城市建设、招商发展是有抑制作用的。在曲阜,哪有什么高楼大厦?城建规模、高度都有限制,若是把这里当C位,不是自己给自己捆上紧箍咒了嘛?

第三、济宁的东北部,多是煤矿塌陷区。交通是个问题,建设也是个问题,看孟子大道就行了,这两年总是下沉。

讨论这些,我们都属于瞎操心。

明明知道与咱无关,可是非想八卦一下,就如同我们读大学时,总在讨论学校什么时候改名为孔子大学。

现在回头想想,咋可能呢?

学校太弱,孔子太强。

若是北京师范大学,改为孔子大学,还真能说的过去。

曲阜师范大学,连211都不是……

曲阜师范大学,在考研界很有名,国内第一考研神校,一个班60个学生,56个通过了考研复试,若是新生入学没有考研计划,那就属于标准的学渣。

如我。

绝对的另类。

曲阜师范大学的学习氛围是天生的,没有老师管,也没人问,全是自学。我上大学时,一星期两节课,其他时间全是放羊,你爱干啥干啥。大家都去阶梯教室上自习,目标明确,考研。

我们班106位同学,全是数学系调剂下来的。

数学系是曲阜师范大学的王牌,当时的说法是全国TOP5,我当年若是顺利被录取了,大概率也会考本校的研究生,毕业后要么留校了,要么去别的大学当老师了,我这个年龄,应该也被称为董副教授了吧?

想想,也是挺美好的。

我那些同学,基本都曲线救国了,研究生换了专业,要么公务员,要么大学老师,我有同学都当上父母官了……

但是,他们不如我。

哪一点不如我?

他们没来过曲阜,没见过本校长什么样。

虽然本科是念的曲阜师范大学,却从来没来过曲阜,乃至,我骑车到了曲阜师范大学正门给大家拍了个照,他们甚是感叹:原来,总部大门长这样?

里面长什么样?

我不知道,我也没进去过。

我想进去,但是怕保安。

我骑曲阜这天,是最难的一天,天气预报零下7度。温度还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,刮北风,刮在脸上就跟小刀一样。我骑出去了2公里才发现,刹车冻住了,变速冻住了,我第一次有了崩溃感,咋这么倒霉?

手也冻麻了。

要不是我想到曲阜心头很热,我就打个货拉拉回去了,等不刮风了再骑,但是一想到母校,就觉得很有力量。

你越冷,我越要征服了你。

骑的咬牙切齿……

骑车路上我还在想,对于我们这一代农村孩子而言,读书真的改变命运。我有个专科班的同学,她现在也在曲阜师范大学任教,按照鄙视链,专科班在我们眼里就是学渣,她不断的升级打怪,最终把自己打成了大学老师。

读书,使我们同龄人分成了两类人。有一年,我带着媳妇和儿子来曲阜陪东北老铁逛三孔,专科班这个同学请我们一家人吃饭,她为了找话题,总跟我媳妇说,你想,咱读高中的时候,怎么怎么。

事后,媳妇跟我抱怨,说我这个同学嘲笑人。

我心想,她应该不是嘲笑你,因为按照我们的同学圈,凡是能一起玩的,不可能没读过高中,她不知道你没读过,不是故意的。

我在家,从来不提“高中”这俩字。

因为一提,我媳妇接着就会问:你嘲笑谁?

没有疫情的曲阜,到处都是小摊小贩,写字的,刻章的,卖酒的,卖煎饼的,还有给人拍照的……

我习惯了这种熙熙攘攘。

这次来,一个人都没有,突然觉得好冷清,尤其是孔林前面这条路,两边原先都是热闹的商店,现在全关门了。

我骑车走到这个位置时,赶马车的大哥竟然朝我推销开了。

我说,大哥,你没看到我骑的自行车吗

他说,我是想让你把自行车也放上,体验体验。

我问,多少钱?

他说,围三孔转一圈,七八十块钱,你要坐的话,你随意给。

我说,我实在不能坐,因为我是出来骑自行车的。

疫情放开了,但是依然没什么游客,我看有些商店已经失望的贴上春联了,看来节前不打算营业了。我研究了半天,发现还是手写的。

赶马车的大哥说,这里写字的老师很多,一般这些对联都是他们帮着写的。

曲阜的历史文化有多深呢?

跟泰山一样。

从平头百姓到皇室贵族,全拿下。

不管是谁,来了先跪。

我在《懂懂学历史》里写过这么一段话:学习北魏,主动汉化自己,搞“满汉一家”运动。北魏皇室为了融合,主动信佛,八旗皇室觉得佛陀不如孔子汉味更正宗,于是顺治带着王公大臣对着孔子雕像咣当咣当磕头。到了康熙时代,觉得光给孔子磕头还不行,又跑到南京咣当咣当给朱元璋磕头。中原老百姓一看,哇,原来是自己人。

是讲述的清军入关。

所以,在曲阜做接待的人,什么级别的大人物都能遇到,而且这些人来,负责讲解的不再是导游,而是孔子研究院的专家,讲的很多东西跟小导游讲的有出入,例如孔子亲手栽下的树,专家讲解时说,这棵树只有三四百年的历史。

还有孔子的墓地,说是根据文献记载去找的。

约摸的一个位置。

所以,我调侃过,不能挖,一挖,什么都没有。

前两年,复旦大学通过DNA完全理顺了曹操家族,并且帮着确认了曹操墓,这个课题小组越做越大胆,提出将要研究孔子尧舜禹是否真实……

山东急忙摆手喊,不!

这不是瞎胡闹吗?

若是经过你的证实,孔子不存在。

那,整个价值结构就瓦解了。

虽然说,儒学不是一门宗教,但是,具有一定的宗教属性,信徒非常的庞大。我这次骑行山东,发现了多处儒学主题的学校,打造的概念是春秋耕读,曲阜本地也有,曲阜本地的功能更强大,不仅仅针对孩子,还针对老年人,提出的口号是:老有所依,幼有所养。

搞的一般吧。

曲阜这些年做了N多主题旅游开发。

包括投巨资搞了影视城。

除了三孔,基本都没做起来。这次我骑车还专门横穿了影视城,影视城都成烂尾楼了,里面乱七八糟的,玻璃也让人砸了个稀烂。

曲阜,拥有各式各样的书院、研学院,多是搞游学的,这次一大遗憾就是没遇到这个群体,我很喜欢跟在他们后面听这些老师讲国学,咱在旁边蹭个课,人家老师还很开心,拿我举例,问我叫什么,我说我叫懂懂,他让我写下来,给我剖析,说我这个人做事很用心,你看,旁边一个竖心旁……

不错,至少认识偏旁。

西安有个老杨,发现了兵马俑,后来还出了书,还搞签售,一本书300块钱,签名+盖章+合影,我儿子去买了一本书,他不问我儿子叫什么,而是让我儿子写下来,他再给写签名。

我很是好奇,为什么这么操作?

他助理小声告诉我:他不识字,需要照着孩子写的去画出来。

原来,如此。

高明!

还有一次是在尼山,我也是在那骑车,尼山旁边有个尼山书院,一个和尚在讲国学,他在批评一位学生,嫌她心太小,太窄,叫苟且之心。

学生很虔诚的问,那怎么才能把小心撑大呢?

和尚说,要布施。

这些,都是小插曲。无论是我们招呼别人,还是听别人布道,大家总喜欢追问中心思想:能否一句话概括孔子理论?

每个人的总结,都不同。

侧重点不同。

孔子本人内心追求的还是治国理论,他为什么周游列国?就是四处找工作。

但是,他的治国理论,不可能被赏识。

因为,他核心推广的是民本思想。(孔子提出了原始构架,其民本思想的理论体系由孟子提出)

那,民本思想的本质又是什么呢?

四个字:民贵君轻。

别说2000年前了,就是今天……

这是儒学的原始定位,属治国理论。我们个人研究儒学,更多是自我修行。一般我们给朋友讲解三孔时,会这么介绍:儒家思想有三大定律。

第一定律: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第二定律: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

第三定律: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
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