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潍坊市昌邑市

一提昌邑,我马上想起了昌邑王。

昌邑王是谁?

刘贺,汉废帝!

这帝号……

主要是,他在位时间太短,区区27天。

匆匆被霍光拥立为皇,又匆匆被霍光联合丞相罢免。既然定位他是个草包了,肯定要有足够佐证,于是,史书上关于他的记载,多是行为不端奢淫无度……

这待遇可不低,堪比隋炀帝杨广。

不过,别看人家只当了27天皇帝,其名气并不小,是第一代海昏侯,任期再短也是个帝王,电视台还专门为其制作了纪录片《海昏侯》,南昌刚建了个海昏侯博物馆,是因为不小心挖到了刘贺的墓。

昌邑王跟今天的昌邑什么关系?

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看介绍:昌邑王,西汉受封昌邑国(今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)的王室。

离今天的昌邑,千里之外,两者古代也毫无关联。

帮我整理骑行素材的老师,还把“昌邑王”当昌邑重点IP标注了,我看到以后,立刻好为人师的批评了她。

我来昌邑骑车的前一天,沂水当地医药行业的朋友给我饯行。

聊到了一个话题,潍坊最穷的县是哪个。

我的观点是,高密。

因为,高密路太破了,而且城投又暴雷了。

她认为,昌邑最穷。拿医药行业举例,渤海湾沿线是医药中间体的核心产区,昌邑几家药厂多很寒碜。

她经常跑药企。

对潍坊,对淄博,对济宁,都非常熟悉。

她认为,高密属于潍坊经济里比较出色的,至于说城投暴雷,高密又不是个例。城投危机主要出现在两类城市,一是经济没有任何活力,一是经济高速发展,债务杠杆过高。潍坊系属于后者。

高速到什么程度?

前些年,潍坊发展的太快了,省里都怀疑数据造假。

实地调研了多次。

高速发展的背后,自然也是杠杆叠加杠杆,若是没有疫情,只要按照原有的速度继续发展,什么问题都不会发生。

疫情,打乱了经济节奏。

让她说的,我对昌邑没有了预期,毕竟是一座落后的城市,离我们沂水差远了。

可是,昌邑竟然是县级市。

既然能升“市”,就说明其GDP足够大,其人口基数足够大,这绝对不是沂水“县”能媲美的。

要把沂水归类到潍坊?

也就是能跟临朐、昌乐比一比。

昌邑地理位置非常好:

第一、沿海。

第二、潍河穿城而过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潍坊市昌邑市配图

潍河属于潍坊的三大核心水系之一,看名字就知道其重要性。

小清河从利津入海,成就了铁门关。

海盐内运,外运。

那,潍河从昌邑入海,会不会也形成一个重要的贸易集散地呢?

会的!

而且,商品更高级。

以丝绸为主。

这就是中国第一条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。

看官方介绍:1902年,清政府在柳疃小龙河畔柳疃大集的北端成立了昌邑市第一个邮局——柳疃邮局。主要业务是函件邮寄与货币汇兑,据传当时聘用了有业务专长的意大利人负责,还给他配备了公车——二人小轿。

邮局开业时,门头挂虎头匾,门口两边挂着四条红黑棍,排场、阔气。从此柳疃与各地通邮,商品信息逐步灵通。当时东南亚和欧洲诸国,只知柳疃而不知昌邑,一些在异国背绸包袱的华侨往家写信,地址只写中国柳疃就能邮寄到家。

应该是从清朝开始了丝绸贸易。

陶瓷与香料要早一些。我看了一下丝绸文化博物馆外的介绍,说是萌芽于商周,发展于春秋战国,形成于秦汉,兴于唐宋,转变于明清,是已知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。

那,给今天的昌邑带来了什么?

两点:

第一、带来了个博物馆。

第二、带来了纺织产业。

过去有个说法,中国丝绸看山东,山东丝绸看昌邑。

今天,肯定不是这个格局了。

昌邑的纺织业依然很牛,全国27个纺织产业基地市(县)之一,也是山东省4个获此殊荣的地区之一。

只是,不再是龙头了。

纺织这个行业,龙头在不断的南移。我来骑车之前,特意咨询了临沂批发市场里专业做纺织分类的老板,昌邑货怎么样?

她说,中高端没有市场占有率,老粗布还行。

我问,那为什么昌邑纺织产业又这么牛?

她说,第一,低端产品能起量,毕竟中国14亿人口。第二,做外贸的几个厂家非常牛,定向生产。

定向生产又一分为二。

一是产品定向量身定制,例如对非出口,这一块业务,昌邑做的非常好。

二是有高端纺织品,尤其是超纤革。超纤革是个什么概念?

代替真皮的理想产品,广泛应用于箱包、鞋、汽车内饰、服装等领域。

我们买的LV,其材质就是超纤革。

过去,中国做不了超纤革,技术垄断在日本,克服卡脖子没多少年。一克服很快成就了一家上市公司,同大集团,目前产能全国第二、世界第三,每年约有35%的产品出口至国际市场。

LV供应商之一。

这几年,同大越来越有竞争力,因为这些国际品牌很在意“环保”、“再生”这些概念,过去超纤革主要是从石油中提取,现在同大集团已实现从谷物等再生生物质中提取。

这叫生物基超纤革。

这一点,很打动LV、UA、CLARKS、ECCO这些国际品牌。

我决定,先去纺织城打个卡。去之前我做了一些基础功课,说这里电商云集,我没有找到这两年的数据,只找到了之前的,说中国棉纺城2015年80亿元的交易额中电商交易就达到了48亿元。

这个数据很耀眼。

去纺织城需要穿过县城,当时正好是孩子放学时间。

放学时,老师跟保安一起拉绳子,给孩子做一个安全通道。绳子拉到一半时,有辆车子冲卡了,差点撞上跑的快的小朋友。

保安追在后面骂的嗷嗷的。

我在想,这个司机绝对没孩子,也没有基本的仁爱之心,他急于做自己的事,只想见缝插针。这个行为太危险了。

但是,我貌似又理解了这个司机,就是因为他自己还是个孩子,只是没有从父母那里学到足够的爱人和被爱。人,做父母后,才更能理解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

2006年,龙口有个蛋糕店的老板去日照找我,聊天说起如果在路上遇到井盖被偷,他一定要找东西给拦一下,生怕有小孩掉进去……

我当时,就没理解他,没明白他说这些有什么意思。

标榜你是好人?

为人父母后,我就懂他了。

到了纺织城,我发现,四面楚歌了。

为什么?

四面都用钢管封上了。

过去纺织城是开放式的,四通八达。

可能是为了疫情管控,需要做个门,于是,临时焊了一圈围栏,留了两个门。我骑车进去溜达了一圈,发现,90%的店都关门了。

应该说,99%。

几乎没人。

有疫情的因素,也有行业竞争的因素。在电商领域,北方人是干不过南方人的。出于好奇,我打开抖音,搜了一下昌邑纺织,看了一圈正在直播的。

一是播的人很少。

二是看的人更少。

还有个规律性的原因,赢家通吃。

只要出来一两个大户,其他卖家的市场份额都被虹吸掉了。很简单的道理,你想买四件套,你是看人气最旺的主播还是一共只有两个人看的主播?

不仅仅销售端是赢家通吃。

生产端也是。

过去,昌邑有无数家印染厂,全是小作坊,甚至通过打井直排污水。

如今,环保抓的紧,运营成本高。

大厂的优势越来越明显。

小作坊、小工厂逐步被淘汰了。

关键是,产品高度同质化,谁的运营成本更低,生产效率更高,谁就有市场竞争力,当市场价低于你的成本价时,你就被市场淘汰了。

天然气、电价、环保、税收、出口萎靡,多种因素叠加使整个纺织行业进入了冬天,很多企业都转移到了东南亚。有人说我们是订单被越南给抢走了。

其实,那些工厂老板,依然是中国的纺织人。

产业转移过去了而已!

昌邑怎么才能保住“纺织名城”这个称号?

第一、淘汰落后产能。

第二、引高科技纺织产业入场,如同大这一类。

那,人家为什么选择你呢?

你要罗列理由,例如本地有成熟的上下游产业链以及纺织行业所需要的熟练工,这里可能人人都是纺织小能手。

还有针对纺织行业的一系列扶持政策。

这种产业升级是很痛的!

纺织业重镇柳疃,还是很繁华的,繁华到什么程度?

堪比小县城。

我有个小师妹就在柳疃开了一家饮品店。

若不是疫情管控,我就过去看看她了。她也觉得很遗憾,我走了以后,她租了辆共享单车,把我走过的线路骑了一遍,还做了个视频发给我: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,那我们算不算相拥……

从柳疃再往北走,就到下营镇了,离海边很近。

下营镇也是一个产业重镇。

老规矩,一提渤海湾的这些沿海重镇,不用想,肯定是海洋化工产业密集区,但是下营镇的化工园区级别要高一些,入选了2022年度山东省特色产业集群。

一是盐化工产业,二是石油化工产业,生产中间体的医药产业也聚集在此。

再往海边走,肯定是光伏+风力。

潍坊有钱,自然风力发电机也选大号的,看个新闻:我国自主研制的全球最大吨位全地面起重机——“徐工2600吨”起重机,在山东昌邑首次完成陆上最大风力发电机组安装。

发电也能发出花样来。

否则,怎么申请补贴?

叫“渔光互补”光伏发电项目,是山东省,首个获批的。

水上发电、水下养殖、一地两用。

养什么呢?

养虾?

赚钱太慢了。

还是卖种赚钱,学寿光模式。

继续看新闻:目前,昌邑市已建成全国最大、遗传多样性最高的南美白对虾活体种质资源库。可年产2400亿尾虾苗,实现30万对种虾的市场供应。

返程,我沿潍河骑行。

很像沂河。

但是,我感觉水量比沂河大。

主要是其上游不缺水。

上游是峡山水库,山东第一大水库。

还途经了昌邑大剧院,我才发现沂水刚建的大剧院几乎是照搬了昌邑的设计方案。我骑山东这一圈,有一些有意思的发现。

第一、各类主题公园特别多,特别是法制教育主题公园,各区县都有。

第二、都在建大剧院与大体育馆。

至于建成后用不用?

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除了大剧院,我还去肯德基打了个卡,意外发现清朝名医黄元御也是昌邑人,其故居就在步行街上。黄老爷子买肯德基方便了。

疫情缘故,大门紧闭,对联横批是:妙悟岐黄。

岐黄是啥?

就是中医的意思。中医是近现代的称呼,对应的现代医学的西医。

这个我在《懂懂学历史》里科普过。

中医也是有几次大的“变革”,黄元御算变革人之一。中医最早的理论是伤寒论,东汉张仲景提出的,后来郑钦安给上升到了阴阳水火概念,黄元御给添加了啥?

五行生克。

中医还分什么体热体寒,虚与实,这是谁提出的?

张锡纯。

张锡纯跟鲁迅同期,算是近现代的中医泰斗。我们常说的中西医结合,就是他最先提出的,原话是:衷中参西。

后来,我发现昌邑每年都在搞黄元御相关的中医论坛,怪不得昌邑的现代医药事业发展缓慢,主要是精力都用于研究中医去了。

现在的趋势是五比五,中西医结合、会诊,能用中医治好的,绝对不动针动刀。沂水这边的三甲医院已经开始了,去割痔疮,手术后,会要求中药盆浴。

这是好事。

毕竟,老祖宗传下来的。

我现在看过去自己写的一些反对中医的观点,就很可笑,例如当时很多理科生都害怕,万一我们真的回到针灸时代,怎么办?

我就给他们出了道题:你们拍照时,有没有担心过魂魄被摄取?

没有吧?

但是,在相机刚流入中国时,这曾经是一代人的恐惧。

事实上呢?

任何人,任何政策,都改变不了时代的进程。

尤其是,科学观!

最后,关于这个话题,看个新闻:日前,山东省昌邑市政协为发挥中医药防病治病的独特优势和作用,组织委员开展了“促进中医传承 发展特色理疗”专题视察活动,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,进一步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。中医医疗机构向委员们介绍特色理疗“葫芦针灸疗法”。

现在达官贵人,尤其是富太太,很流行去针灸减肥。

只针一次。

套餐是4800~30000元。

我媳妇买了一个4800的套餐,一口气扎了三针,手、脚、肚。

然后呢?

每天只喝蜂蜜水。

我媳妇现在已经能把老中医给吹上天了,肉眼可见的速度瘦。

在我心目中最有科学素养的阿俊姐,也去扎了。今天早上我刷朋友圈,发现她说很神奇,一晚上过去了,鱼尾纹没了。

神奇不?

我专门给她打了个电话,问是什么心理。

她说,有的人,一句话不说,他的那个气场就是王者散发出来的,我那一瞬间理解了李一、王林,他们为什么能镇住那么多名人?就是靠的气场。

就一句,你不信不用扎,你信就扎。

不推销,不科普。

原理是说,一个人有两个我,他这三针是把世俗的我给扎住了,不饿了,不渴了,生命进入了一种本我状态。

我虽然现在也信中医,但是扎针这个事,我还暂时接受不了,因为我接受的理科教育是扎针扎到神经就残废了。

最后一站,我到了昌邑花木城。

这个花木城是专门为绿博会做的,一年一度,已经做了20多年了。潍坊很擅长做这一类运作,例如寿光的蔬菜博览会,昌乐的宝石博览会,临朐也搞个奇石博览会。产业基地也不如博览会更容易打品牌,等于是年度C位。

每年三四百家企业参展。

昌邑的苗木市场做的非常好,但是看到数据后,觉得比我想象的要小很多:昌邑市各类园林绿化苗木存圃量1.7亿株,年产值达16亿元。

一年才十几个亿呀?!

我有个化学系的小师妹就在花木城上班,卖花种子的,其实是个二道贩子。我过去看了看,他们是把药、化肥以及种子搅拌在一起,然后晒干,再装袋,发全国,什么颜色的都有,这个颜色是药色。

今天的苗木市场跟过去有一点截然不同,过去是品类之间差距大,今天的差距主要是株与株,都是15年的红枫苗,有的可能一株1万元,有的可能几百块钱,要看品相。
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