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滨州市沾化区

滨州有两大沿海城市。

无棣,沾化。

主城区都离海很远。

从主城区到大海之间有四五十公里的“无人区”,连像样的公路网都没有……

多是盐碱地。

无棣拿来晒盐了。

沾化呢?

拿来种芦苇了。

延绵万亩,全是芦苇。芦苇有什么商用价值吗?

造纸!

这些看似野生的芦苇场,也有主,是造纸厂的,这玩意是干了以后再收割,从每年11月份收割到次年2月份。沾化周围的农民忙完秋收后,就来这里打工,挣过年前最后一笔酬劳。

这么说,沾化的造纸业很发达?

是的。

C位是海韵纸业,京博控股的。

前两年又招来了一家雨果纸业……

这类招商,都属于“高人指点”系列。国家开始抓环保,提出秸秆禁烧,那秸秆拿来干什么?

造纸呀!

符合国务院推行秸秆资源综合利用的新动能项目,以草代木,既能缓解政府“禁烧”工作压力,又能带动农民增收。

那还不抓紧给扶持政策?

作为造纸原材料,芦苇的商业价值和麦秸、玉米秸差不多,相当于跟“废物”同价了,所以现在沾化对芦苇的商业价值进行了新的探索,还没等芦苇出穗,直接给收了青储,当饲料用了。

过去,为什么没朝青储方向思考?

一是,青储这个概念流行到内地,就没几年,五征也是近几年才发展青储机,是内地牛羊养殖业的发展带起了青储概念。

二是,过去大家就没指望芦苇有什么价值。在当地人眼里,这种重型盐碱地一文不值,种芦苇也只是为了改善土质。

大片的芦苇场值得收割一下,造造纸。

小范围的,直接就任其自生自灭了。

我很好奇,牛羊吃芦苇吗?

在我记忆里,不吃!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滨州市沾化区配图

为此,我专门咨询了做青储饲料的朋友,他给我的答复是,有其它选择时,牛羊不吃芦苇。

芦苇能否直接当饲料?

不可以。

因为,芦苇的营养价值很低,只吃这个,越吃越瘦。

青储里要掺杂精料。先挖个大坑,铺上薄膜,收割了青芦苇后粉碎,撒入坑中,一层碎芦苇一层玉米面和盐巴,这么一层又一层,最后密封发酵,四五个月后,大功告成。

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,芦苇的价值,相当于喂猪时用的糠。

没有营养,只起饱腹感!

沾化这次骑行,我特意使劲往北骑了一下,感觉盐碱地逐步良田化了,不由的佩服起了那些几块钱一亩承包大片盐碱地的“傻瓜”。虽然承包费也在逐年增长,但是也远低于市场价,关键是,他们这些地,多不属于基本农田,那么就可以换指标出来。

例如我要建个工厂,要占用基本农田,这是绝对的红线。

怎么办?

换指标。

这一带出海口一共三个地区,无棣、沾化、河口。

主城区离海最近的是河口。

东营要发展黄河入海口旅游项目,河口自然就建设起来了。

无棣与沾化为什么缩在内地?

盐碱地不长庄稼,地下水也不能喝,不适合人口居住,随着盐碱地的不断萎缩,城市才可以逐步的逼近海边。

未来,无棣、沾化都会朝海边推移的,最终会与东营的河口区对齐,形成一个小型的城市群。这是港口经济时代。

关键是,无棣与沾化是鲁西地区水运的入海口,山东下决心发展内河航运,计划构建以京杭运河、小清河、黄河、徒骇河航道“一纵三横”为主骨架,以济南港、济宁港为核心的航运体系。其中徒骇河连接濮阳、聊城、济南、德州、滨州,过沾化、无棣境入海。

现在,入海口的位置建了一个东风港。

只是,还需要个风口。

这个风口就是环渤海经济带提到国家战略高度……

这里面还有个关键点,小清河与徒骇河复航,是不是一场空欢喜?

我骑车专门到沾化的工业园区转了一圈,真大,是不是地真的不值钱?魏桥在这里也有项目,滨州海洋化工。

山东两面沿海,北边渤海,东边黄海。

黄海是用来做旅游的。

渤海的定位则多是工业。

这些年,因为核电项目受阻,山东全力发展渤海湾沿线的光伏+风电,从无棣到莱州,这一圈全是,外围则重点上海洋化工项目。

渤海湾战略提出的非常早。

之所以发展受阻,是交通问题,环线设计有高速、铁路。

结果,铁路是先天残疾。

单轨,运力有限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连绿皮火车都还没通,更别提什么高铁了。

人员不能流动,经济也不能互通。

即便是沾化跟河口紧挨着,交通也不方便。按理说,这里大片的盐碱地,地势又这么平,直接拉一条直线就行,结果修的路弯弯曲曲,全程限速60……

海洋化工是什么?

简单一点理解,与海洋有关的化学。

无棣晒盐场搞的溴素提取。

师妹实验室搞的锂元素提取。

最常见的,海水淡化。

无棣也上着海水淡化业务,但是无棣不怎么缺水。现在海水淡化项目发力最狠的是青岛,目前技术很成熟,只是价格比较高。当淡水价格与引黄价格相当时,青岛就不需要外来水了,自给自足就行了。

据说,快了。

徒骇河算是沾化的母亲河,由南向北穿城而过,沿河公园搞的非常好,水量也很充足,毕竟临近入海口了。但是,这么大的水量很容易形成两岸割裂,因为沿途多是盐碱地、农田,公路网也不发达,建桥性价比又低。

人们只能南北活动。

东西受阻。

一提沾化,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什么?

沾化冬枣。

山东人可能未必知道沾化到底在哪,但是肯定知道沾化冬枣,各地都有卖。

我知道的要早一些,十几年前就知道。

我跟媳妇带着娃来沾化摘枣。

我不确定当时有没有娃。

其实记忆很模糊了,也有可能带的不是媳妇,但是肯定带着人去的沾化。当时沾化冬枣刚开始走出滨州,走向山东。

因为采摘认识了鱼子泡泡。

她父亲是当地的冬枣大王,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的技术能手。沾化冬枣名声大噪后,德州还请老爷子过去挂职副镇长,做技术指导。

当年,我理解的是去德州市区。

今天的话,我推测应该是去庆云或乐陵下面的乡镇。

乐陵的概率更大一些。

毕竟乐陵核心产枣。

后来,德州也没做起来,因为沾化品牌已经先入为主,附近种枣必须打沾化的招牌,否则没人认。

冬枣的特色是什么?

脆、甜。

真的好吃,我自己一口气能吃一箱。

现在沾化冬枣在山东有多普及呢?

日常我们出去吃饭,老板会送个果盘,一般都是送沾化冬枣,过去是送西瓜。在饭店里,吃西瓜的越来越少,因为总担心生熟板不分,拉肚子。

当年,我去采摘时,冬枣很贵。

因为,种植面积小,优质产区也少。

鱼子泡泡他们这些人在网上卖的很好,我记得第二年京东直接派专员驻沾化,自己收自己卖,做直营。

依我当年的能力,若是我下手做这个业务,一年做一个月,百十万利润没有任何问题,因为这个东西口感很有杀伤力,很多人买了一箱后,直接批量下单送朋友。

我为什么没做呢?

当年的我,咋可能搞这些呢?

觉得太掉价!

现在搞呢?

白搭,泛滥了,种植面积太大,而且品种不断的更新,还有大棚版的,还分什么一代二代三代。水果就是吃的一个口感,口感是不断更迭的,新的永远淘汰老的。我在骑车路上遇到了收冬枣的,跟他聊了几句,他主要送青岛与烟台,还因为有青岛的行程码在沾化被隔离了七天。我站旁边看了半天,两块钱一斤。

10斤才20块钱,顺丰发出去,运费要10块钱吧?

那卖35可以不?

能赚5块钱。

你到网上一搜,人家卖25!

完全进入了价格战。不知道是我口味变了,还是现在枣不好吃了,没有我当年吃到的惊艳,不是那么脆了,有那么一丝肉肉的感觉。

我原本想骑完沾化接着去东营。

我骑车多是潜水模式,不轻易联系当地朋友。沾化朋友特别多,我也是潜水模式,毕竟疫情期间,容易给人添乱。

但是呢,我需要在沾化办个小事。我咨询了机车友,说过几天到沾化。

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。

接着跑到了汉庭,找到了我。

我问,你咋知道我在这里的?

他说,我是侦察兵出身。

他是有心人,我平时就住华住会,沾化只有这一家汉庭,他到停车场一看,我车在,去前台一问就能找到我。

机车友是做苗木的,主要是白蜡。沾化是白蜡主产区。

我是想买十几箱冬枣送人。

我想知道,哪里的枣好。

为什么没联系鱼子泡泡他们呢?

我怕人家不要钱。

机车友毕竟不是读者跟作者,他还是会在商言商的,另外,也不是他卖,他只是带我去……

我要是买个三五箱,机车友也不会让我掏钱。

所以,我才要的多一些。

对山东人而言,在商言商是很难的,因为大家都好面子,AA很难推广。我日常参加A的业务,要么是无人区穿越,要么是我想吃什么大餐了,约人时提前说好。

都没压力,多好。

机车友带我去了一家小门头。一对小情侣,都是教钢琴的,每年冬枣下来的时候卖枣,几乎不零售,只做礼品装,并且没有现货,全是期货。

为什么?

男生一科普,立刻就说服了我。

枣的口感与地片、品种、采摘日期都有直接的关系。

一定要熟了再摘。

口感最好的日子摘。

摘了接着发。

久而久之的结果就是,找他买的人,和收到的人都年年找他买,关键是,很多单位也找他买……

他的价格并不便宜。

甚至有些贵。

核心竞争力就是货好!

我当时买了13箱。我媳妇收到后说好吃,我接着又买了八箱,给岳父那边发了一圈。真的好。

类似做生意的,我遇到过两个。

一个是做杨梅的梅秀才,我们是2008年认识的,他就只做杨梅,就一个标准,最好的杨梅配最好的礼品盒。当时有政府机关找他采购做礼品或福利,一采购就是一辆冷藏车,他一个月100多万的利润。那可是2008年!

他一年闲11个月,所以总是乱折腾,又是搞比特币,又是炒房子,反正,赔多赚少。为什么没倒下?

主业做的太好。

全是回头客。

另外一个是做大闸蟹的。上海朋友送了我一箱大闸蟹,我刚收到派送短信,就接到了发货电话,告诉我注意事项之类的,我在想,朋友也太用心了,竟然让助理叮嘱这些小事。

我主动添加了这个手机号码。

发现,是专门做礼品代送的,而且只做大闸蟹。

太用心了。

咱接着又成了她的客户。

最初,我对沾化这对小情侣说的话持一定的怀疑态度,产品做的没有问题,就是贩卖甄选,咱也不在乎贵个十块八块的,好吃就行。

我是说,他们说话不怎么值得信赖。

他们说自己是钢琴老师。

我没感受到对应的气质……

还有一点最可疑,说一个单位一年能从他这里走三十多万的礼品。我觉得可能性很小,单位哪需要这么大的量去送礼?

送给谁?

什么时候我突然信了呢?

就是春节前一段时间,某个单位赊了牛肉店40万的牛肉,这个数量是超出我的想象力天花板的,因为对应的单位太不起眼了。

为这个事,我专门咨询了到我书店看书的大BOSS。

他说:这点算什么?一个单位一年礼品,怎么不采购个三五百万?哪怕工资发不出来,也一定要先保证送礼,因为送礼才是最大的正事。

很颠覆,原来如此?

从而,我觉得小情侣说的可能是真的!

他们俩做的业务很窄,基本全是口碑蔓延。集中到一两天发货还有个超级大的优势,例如省内的直接在滨州发,省外的拉到江苏去发。

运费差别,一个天,一个地。(江浙沪全国运费最低)

类似的业务还遇到一个,在鄂尔多斯,做牛肉干的,之前是外行人。她改良了两个点,一是不那么硬,比较软,二是盐度不高。

光我买了六千多块钱的。

东西只要好吃,都有回头客。当地人做不过她,她也不搞淘宝店,就是微信上卖卖。还有就是有人写游记写到她,会不断有人主动过去打卡,试吃,她很大方,随意吃。

我记得我写过一句话,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饭店为什么开不下去。

就是因为,不好吃。

关键是,饭店老板自己不知道!

我说的这些业务,普通人都做不了,因为过不了“高价”这一关,自我就否定了,总是害怕比别人贵。

还有一点,自己从来没消费过这一类产品,从而怀疑市场是否真实存在。

有钱人真那么傻吗?

另外,也坚守不了初心,干不了多久,就想偷奸耍滑,以次充好。

离开沾化时,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

沾化的汉庭在行政区附近,也做午餐,有些单位把汉庭当食堂,前台就问我要不要体验一下午餐。

我答应。

我到了后,先给扫了钱。

整个餐厅多是公务员。我快吃饱了,有位女士过来问我:您是不是XX主任介绍过来吃饭的?

我说,不是,我是住客,XX房间的。

结果,下午汉庭给我打电话,说我没给钱……

我说,我给过了,您核实一下。

又给我打电话,说没给。

我当时都已经离开酒店了,就以短信的形式把支付截图发了过去。

石沉大海。

也没换来一句:不好意思。

我跟这些领导们共餐了两顿(早餐、午餐),还是觉察到了很多细节,例如谁跟谁坐一起,谁是什么级别,吃饭也跟开会似的。临走,一位大姐还用餐巾纸包了两个鸡蛋和一个酸奶拿给年轻的女士,让捎给X主任。应该是X主任迟到了,不来吃饭了。

我觉得,他们真累。

时刻在演话剧。

为了跟酒店客人错峰就餐,早上不到7点就出现在餐厅里了。

我骑车出发时,各路口已经站满了执勤的公务员,说明在创城。山东创城都这么创,公职人员全部上街打扫卫生、执勤。

也是话剧的一部分!
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