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较多了,心情累了;欲望大了,幸福少了。人生百味,繁华万千,终是过眼云烟,昙花一现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烟台招远市

老规矩,一提到招远,你能想到啥?

黄金。

初中地理上,学过。

招远,中国金都。

还有啥?

邪教,全能神。

一家五口,均为全能神信徒,在麦当劳把一名无辜女性当成“恶魔、邪灵”残忍殴打致死。

起因很简单,想要电话号码,传教。

女子不给。

当时,这个新闻很轰动。

这些人,到死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在法庭上笑着为自己辩护……

这玩意洗脑真厉害?

是的,让你视别人的生命为粪土,视自己的生命也为粪土,只要是“神灵”需要,随时可以奉献出自己的贱命。

谁来劝都不好使。

之前,我招过一个劳改释放的读者,她到我书店打工,过渡一下。在看守所时,她算里面的高学历,很多人自己看不懂案卷,就找她帮忙,她跟我讲,里面最倔强的人就是信邪教的,打她骂她都不好使,不吃不喝,只能定期灌。

这玩意与学历也没关系。

她说的那个女的,还是我们曲阜师范大学的老师。

那至少是硕士吧?

我们沂水也有这么一个头目,曾经风光无限,省状元的班主任,负责过一段时间校刊,我还在上面发表过几篇文章,领校刊时见过面。

《懂懂骑山东》--烟台招远市配图

听说,也是如此的倔强……

那,我们如何避免走入邪教呢?

有个办法,什么教都不要信。

远离信教群体。

什么教,谁来传,都保持一定的距离。信教群体有点类似直销群体,直销群体的特点是,只要入了直销这个产业,永远跳不出来,在不同的品牌之间跳来跳去,有些人会跳到保险或微商,大圈子是不会变的。

这叫路径依赖。

信教也是如此,今天信基督的很多人是从佛教开始的。

信邪教的很多人是从信正规教开始的。

总觉得内心需要个依赖……

信仰应该很好吧?你看,老外人人信教,内心多么柔软,多么有爱。

是的。

但是,土壤不同。

大家都觉得邪教离我们挺遥远,其实各类教派在民间非常流行,我想了想,我娘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潜在教徒,她敬畏一切,遇到桥给桥磕头,遇到土地庙给土地庙磕头,过年时我们这里流行祭车,一家人还要对着车咣当咣当磕头。

只是,我娘还没遇到合适的传教人。

我们做儿女的,也要定期关注父母的精神动态。

免费送鸡蛋都能把他们哄的团团转。

玩宗教的段位是送鸡蛋的祖师爷级的,送鸡蛋不过是要点钱罢了,宗教是要你的身心,钱那是自然而然的。

我从栖霞开车到了招远,一种感觉,进城了。

有迪拜感。

迪拜是什么感觉?

什么都要镶金边……

招远,整个城市的颜色就是金色,你能看到的楼名、店名,都带金字旁,整个城市给人很繁华的感觉,路上丰田越野车特别多,开矿的人喜欢开陆地巡洋舰,我有个车友就是招远的,他是做矿山设备的,他有辆灰色的LC76。

他安排我去住龙湖大酒店。

我不想麻烦他,我自己住的全季酒店。

入住时,酒店不认可栖霞的核酸结果,要求我必须先在招远做一下核酸落地检,检测点也不远,离酒店1.1公里,我想,那就步行去吧,就当逛街了。

我遇到的第一个“景点”是席殊书屋。

这个我很熟悉,创始人叫席殊,这哥们是个天才,他最牛的点我认为不是开书店,而是他设计了一套席殊书法,针对成年人的,7天练成一手好书法。有效吗?

有效。

我就跟他练过。

但是呢,这个书法上不了台面,只适合写信、写情书、自己看。

属于很漂亮的手写体。

他是很用心的研究了书法,不按套路出牌,不分偏旁,甚至字都未必是那个字了。他当年凭这个发明+函授,赚了200万,这是上世纪的事。

不过呢,他后来又成功把这200万赔光了,用什么赔的?

开书店。

今天的席殊书屋不再是传统的书店模式了,应该是把阅读之类的课程也融合进去了,因为我开门见山介绍自己也是书店老板,我就不能问太多的商业模式,否则人家觉得你是来套话的,我是想跟他探讨一下学问。

我先问了一个问题:这里,为什么叫招远?

他说,招携怀远的意思,呼吁远在外地的游子,回来吧。

我问,什么时候叫的这个名字?

他说,金朝。

我问,之前叫什么名?

他说,刘邦时期叫曲成,取“曲成万物而不遗”之意,后析为东曲成、西曲成。后来还有过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,灵山,发展到最高潮是灵山公社,不过后来被合并到了金岭镇,没叫起来。

我说,灵山这个名字好。

他说,对的,朝歌夜弦五十里,八百诸侯朝灵山。

真是个文化人……

书店老板这个身份,也很讲究,需要能镇住店,类似武馆,偶尔也有人来踢馆,人家顾客来看看书,跟你聊聊文学、历史,你一问三不知,人家就觉得你这个老板缺点事。

经济发达的区域,文化、体育都会发达。

尤其是油田、矿区。

他们的素质教育的确要好于我们那些纯农耕区域,我读大学时,班里胜利油田的、招远金矿的,他们踢球踢的太好了,一看就是上学时经常踢球的。

我们上学时哪有球场?

对了,女生还会跳民族舞!

从书店一拐弯到了招远市实验幼儿园。

这个幼儿园惊艳到我了。超级大,整个幼儿园类似一座古堡,其规模堪比普通的中小学。我特意看了看介绍,有70年的历史了,前身是机关幼儿园。我在想,谁当这个园长,无敌了,每年多少人找关系挤破头送孩子进来。

成立于1952年。

幼儿园,也是一座城市的底蕴代言人。

我爹1957年的,压根没上过幼儿园,别说我爹了,我都没上过……

招远这边做核酸,排队很长,很严谨,有人会监督间隔距离,不达标她会喊,第一次遇到这么认真的,做核酸的也认真,要在嘴里搅拌半天。

做完,车友过来接我。

我问他,这两年生意怎么样?

他说,非常难,一个地方有矿难全省一刀切,不管你有证没证,全部停业自查自纠,去年我们这边切了一刀,几万人失业,到现在也没回血。

他的玩法比较大胆,有些设备是租赁,有些设备是按揭,有些设备是入股,同时呢,他又在自己村里吸存,按他自己的说法目前大约有2800多万的资金缺口,现在就是拆东墙补西墙,就怕挤兑,他说一切还好,因为把钱存他这边的,多是亲戚朋友,对他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和认可的。

他要带我去吃正宗的招远菜。

很破的一家店,在居民楼里,一楼。

招远蒸丸,这个我觉得还不错,包括几个青菜也很有特点,让我觉得难以下咽的是粉浆饭,那味道太怪了,简直就是黑暗料理。

这玩意是什么做的?

绿豆做完粉皮后的下脚料,加上黄豆、花生、白菜、香菜,再加猪大油、香油、醋……

也不知道谁发明的。

我闻着都想吐。

车友超级热情,先给我盛上。

类似的待遇我还遭遇过两次,一次是在福建,一个汤,仿佛是我们北方的猪圈水,那味道太上头了,还有一次是在南京,猪大肠炖臭豆腐。

螺蛳粉,我也受不了,我媳妇在家吃了以后,我一回家,都有把家给炸了的冲动,那味道让人生不如死。

上了粉浆饭之后,又上了几个海鲜,我一动也没动。

被伤着了。

他带我去洗脚,正规的。

我们车友关系都很好,全山东50多个人,在一个群里,每年都搞活动,主力都在我们临沂,他们偶尔到我们临沂会路过我家,过去坐坐。

他给我规划了四个必打卡的点:

第一、淘金小镇。

第二、玲珑轮胎。

第三、龙湖公园。

第四、龙口粉丝。

我才知道玲珑轮胎竟然是招远的?

怪不得招远市区有这么多玲珑符号,玲珑路,玲珑楼盘,玲珑大厦,看来这家企业在本地很有控制力?

他纠正了我:不是玲珑轮胎牛,而是玲珑山牛,玲珑轮胎也是取名于玲珑山,玲珑山又为什么这么出名?因为其黄金储量最大,算是本地第一金山。

那,龙口粉丝与你们大招远又有什么关系呢?

他说,龙口粉丝这名字与历史上龙口作为港口出口粉丝有关,国际市场上85%的豌豆蛋白来源于招远,龙口粉丝博物馆也在招远,招远是产区,龙口是运输区。

我问,今天依然如此吗?

他说,是的。

颠覆了我。

类似的颠覆还有,次日我骑在路上,发现山东黄金在这里,我一直以为山东黄金在济南呢?之前我在济南骑摩托车跑经十路,那里有个大楼上面挂个牌子山东黄金,我以为那是总部呢。

原来在这里?

洗完脚,我回酒店了。

研究一下次日的骑行线路,一研究不要紧,我有些发愁,因为我看当地骑友说,从市区骑行到淘金小镇难度系数比较高,连续20公里的上坡。

我骑的折叠车,略怕。

我想,那我应该先在市区热热身,一出发,先朝南骑,去打卡龙湖公园,然后再拉对角线到淘金小镇,龙湖公园在市区西南方向,淘金小镇在东北方向。

早上出发时,我没开导航,随意骑的。

一骑,骑过了,我又设上导航往龙湖公园导,结果把我导进了一片田野,两边是苹果园,这边苹果园普遍会设置电子喇叭,栖霞那边是老鹰叫,这边设的是人吆喝,左边的是男人吆喝,右边的是女人吆喝,这个吆喝你听成哭也行,听成呻吟也行,路两边是松树,前后都没人,阴森森的,仿佛两个鬼在叫。

我心想,也就是我大胆,一般人就吓尿了。

我再往上骑,发现顶处是两间平房,上面写着法医解剖点,关键是正在作业,窗户是透明的,能看到,外面有四位家属在聊天,听内容是车祸,那么这四位就未必是家属了,应该是有家属有肇事方。

听说法是被车子转弯时,扯倒了。

没看过我写的安全驾驶。

例如我骑自行车,怎么左转?

要走两次红绿灯。

两次直行!

从这个位置下去,就是龙王庙,那么龙湖公园与龙王庙是不是有关系呢?

这个咱就不知道了。

龙湖公园真漂亮,三面环水,我拍了视频发了个抖音,真安静,一个人都没有,旁边就是龙湖大酒店。

有当地的读者跟我讲,晚上的龙湖公园更漂亮,有音乐喷泉。

从龙湖大酒店西边的位置绕出,我接着直奔玲珑轮胎,对于我这样喜欢玩车的人而言,玲珑轮胎非常熟悉,熟悉归熟悉,我没用过,我用的比较多的是米其林与马牌。

玲珑轮胎市场份额很大吗?

不是世界前十。于是是这么宣传的:世界轮胎前12强。

那么说明是第12名。

中国第二大轮胎企业。

广告语很有特色:全球10大车企,7家选玲珑轮胎。

上市公司。

我特意去厂区打了个卡,很低调。招远这边的大企业普遍很低调,还有个更低调的叫国大黄金,也就是冶炼黄金的,招牌可破可破了,从外围来看,仿佛已经破产了,实际上,依然是冶金领域的王者。

打卡完玲珑轮胎,我计划直接挑战淘金小镇,看看这条连续爬坡20公里的路到底有多难?

实际上,全程,我没发现有陡坡,唯一的一段也就是200米,我站起来骑上去的。正好有位大叔骑电动车朝下走,他说:真牛逼,竟然骑上来了。

我心想,这不算啥吧。

一共200米,一咬牙就上来了,若是2公里,那绝对绝望。

到了淘金小镇后。

我在想,他们说的难度系数高,应该是公路车。他们要追求速度,觉得持续上坡没有喘息的机会,而我是走走停停,又不追求速度,自然没有难度。

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周围的店铺很多是做黄金回收的,甚至是矿石回收。这应该是收的矿工偷拿出来的吧?

类似的现象我在日照钢铁门口也遇到过。

收铁。

离开淘金小镇时,意外发现了一个新的景区,毛公山,是一个小姑娘无意发现的,神似卧躺的毛爷爷。海南、湖北、黑龙江、陕西、青岛等地都有毛公山,但这个景区真正出名,是毛爷爷的家人也纷纷来打卡、题词。

我骑完了,车友才起床,问我还有力气不?

想带我去爬山。

爬什么山?

北方小黄山,叫天崮山,位于龙口、蓬莱、招远、栖霞四市交界处,属于栖霞,地处群山环抱之中,天崮山长期以来没有通往山外的公路,过去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,这两年,修路后,被开发成旅游景区了。

我上抖音搜了一下,发现的确有点像黄山。

但是,我没兴趣爬。

我刚骑完50公里,累的要命,我可不去。

他说,要不,我带你去矿上走走吧。

我说,你开车拉我去淘金小镇里面转转吧。

他问,你没进去?

我说,没有,只在门口打了个卡,若是来一次招远没进去看看,是不是一大遗憾?

他说,进去,百分百后悔。

去了,没有十分钟出来了,的确没意思。我觉得这个景区搞的不伦不类,想做专业一点,那么受众就太小,例如油田搞的科普馆,最终没人去了,干脆油田就只用来招呼贵宾,定向开放。想做娱乐一点,例如让大家带孩子来玩耍,体验淘金、游乐,那么就需要定向投放一些儿童娱乐设施。

说是定期往河里投放黄金。

谁淘到算谁的。

我问车友,靠谱不?

他说,这里面有个常识,闪闪发光的是黄铁矿,真正的明金是暗红色的。

我问,开采出来的金矿是不是有闪闪发光的金子?

他说,没有,看起来就是普通石头。理论上任何一块石头都含有金子,量大量小而已。

这个淘金小镇,缺部电视剧。

要让人有穿越感,仿佛真的走入了电视剧。当年我带队去澳洲,我们去参观疏芬山淘金小镇,人家那个淘金小镇搞的很有历史气息,仿佛是一部互动版的英剧,里面的群演全是200年前的装扮,交通工具是马车,那英国卫兵动不动还真的朝天放一枪……

回程,车友给我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。

是我问他,开矿要不要打打杀杀?

他跟我讲,今天的矿主不是过去的矿主,过去是谁狠谁能弄到钱,今天不是,是拼资源,拼智慧,能生存下来的矿主,要么高学历,要么家风好。过去很多矿主的确也赚到钱了,最终这些钱去了哪?

包女人了,赌博了,吃了,喝了。

过去?

只要你胆大就好。胡律师讲过一个例子,解读什么是违法成本,开矿一年能赚800万,罚款呢?200万,那么干不干?

当然干。

不是说法无禁止即可为,而是你觉得可以承担这个违法成本,就可以去做,例如前面堵车,你很着急,你决定走应急车道,你知道会被罚款1000元,你依然决定走,这就是你的选择。

这也是违法。
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
相关推荐

老鲫鱼微信公众号
2021年当下赚钱必备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